定期疏肝利情志 中華文化你要知

高錦明教授 香港科技大學中藥研究中心副總監
楊朗庭博士 香港科技大學生命科學部訪問學者

粵語蘊含了深厚的中國文化,以有趣生動著稱。年長一輩常以「疏肝」形容抒發鬱結,有心情暢快的意思。疏肝一詞可作動詞或形容詞用,例如人們常以「好疏肝」形容做心情愉快的事。疏肝本是中醫治療術語。當人肝氣鬱結時,就會帶來胸悶心煩和情志不暢的問題。

肝臟大腦 合作無間

年初,港大醫學院於醫學期刊《刺針》(The Lancet) 刊登一項在社會運動期間港人精神健康研究,推算本港有240萬人患抑鬱症狀,71萬人患疑似抑鬱症。另外,近日因新冠肺炎疫情肆虐和限聚令的實施,不少人社交日常生活受影響,甚至生計受到威脅。不少港人精神壓力達到臨界點,情況令人關注。故此,筆者趁此機會分享疏肝之概念,提高抵禦壓力意識,鼓勵大家注意精神健康。眾所周知,肝臟是身體新陳代謝的基地,包辦了營養代謝、免疫調節、代謝廢物清理和血漿蛋白合成等工作。中醫認為肝具有喜通達惡抑鬱的特性,肝氣鬱結時,必須疏肝理氣才能抒發鬱悶,整個人才有爽快感。有人不禁會問,情緒不是由腦部神經元控制的嗎?在中醫學角度看,這答案只對了一半。中醫所指的肝,是一個系統的概念,包括肝臟本身,腦部及神經系統。肝臟和腦部實際上合作無間,當中器官間正氣流動起了關鍵作用。

都市壓力 威脅健康

適者生存是大自然的定律。在人類演化歷程中,為應付危機及提高存活率,原始人基因已演化出「下丘腦/垂體/腎上腺軸」(HPA Axis)系統,以配合打獵覓食與逃避猛獸追趕的生活需要。在逃跑或反擊時,人體會提高心臟肌肉供血,減低消化免疫系統資源,以應付短期需要。面對壓力時,「下丘腦/垂體/腎上腺軸」系統就會分泌一系列壓力激素。其中「壓力荷爾蒙」皮質醇(Cortisol)大大影響人體新陳代謝,即中醫所指的疏通調節,最終改變身體內資源分配。數十萬年後的今天,大家曾否因都市壓力出現情緒或者記憶力問題?在長期壓力下,持續高水平的皮質醇可引致皮質醇增多症(Hypercortisolemia)。研究證實,長期高皮質醇水平可直接改變肝臟營養代謝水平;同時腦部自由基和發炎因子顯著提高,促進神經細胞發炎,引致情緒精神記憶問題。

肝鬱氣結 情志不暢

肝藏疏泄意指身體疏通調節(即新陳代謝)之功能。正所謂「肝主藏血」,肝臟亦具貯藏血液及調節血量功用。在五行相生之基礎下,肝藏和心藏之間具有「木火相生」的特性,充足的肝氣由肝藏經心藏運行至腦部,腦袋就能正常運作。在分子生物學角度看,肝臟營養代謝有效運作就能提供充足營養予腦部,就能保證腦部正常運作。故此,肝臟營養代謝對於腦部維持穩態(Homeostasis)有不可替代的地位。肝臟的營養代謝為腦部提供營養分子,營養分子在腦細胞再轉換為三磷酸腺苷(ATP)分子,而ATP分子正是中醫學正氣和人體能量的基礎。當營養代謝供應鍊出現問題,能量供應和ATP分子不足,會引致神經遞質傳遞問題和神經退化(Neurodegeneration) 。皮質邊緣系統(Corticolimbic System)首當其衝,其中俗稱「快樂荷爾蒙」的血清素(Serotonin)神經傳遞顯著減低,影響負責記憶的海馬體(Hippocampus)以及情緒調控的大腦額前葉皮層(Prefrontal Cortex)。不難理解,肝氣不舒帶來精神情緒問題的論述,背後具有科學根據。

中藥疏肝 踢走病魔

情志不調會加劇氣血功能失調。所謂「肝氣鬱結百病生」,肝氣鬱積就會引致疾病,例如近年患者年輕化的癌症。癌症被視為熱毒鬱滯所致之「內邪」,病發的緣由一般是免疫系統及代謝功能削弱所導致。在臨床上調治和預防復發的方法上,中醫以除去長期積存體內的「鬱」的身心致病誘因祛邪扶正,故此醫師會使用具疏肝之效的藥方,調節身體疏通功能。內地臨床研究顯示,疏肝消積湯具疏肝解毒祛瘀功效,結果證實有效治療肺癌患者。藥方能提高病者生活質素,延長生存期限。另外有數據顯示,三份一新冠肺炎患者均出現肝功能異常的問題。對此,疏肝藥方亦適用於治療肝氣鬱結的新冠肺炎患者。有案例顯示,通過疏肝治療策略,患者肝功能失常的情況得以舒緩,病情得到控制。

結語

疏肝其實可以很「佛系」,生活習慣才是關鍵。從日常生活開始,緊記只要有充足睡眠,心境平靜,遠離煙酒,多飲水及定期運動,肝藏自然就會健康。有空閒時間更可以加強緞練,八段錦太極拳等養生運動對身體相當有裨益。大家亦可定期按壓太沖穴,解鬱養肝。當然,筆者相當鼓勵大家做有益之餘又令自己心情愉快的事,定期疏疏肝。最後,筆者祝願大家在疫情下健康快樂,百毒不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