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統中醫藥的傳承與新型冠狀病毒的挑戰

高錦明教授 香港科技大學中藥研究中心副總監
楊朗庭博士 香港科技大學生命科學部訪問學者

近期新型冠狀病毒肺炎(COVID-19)疫情嚴峻,不但蔓延全球,日前更被世界衛生組織列為全球公共衛生緊急事件。最新《刺胳針》(The Lancet)期刊研究指出,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傳播力強,患者常見的病徵包括發熱,咳嗽及身體乏力等問題。

有醫學證據更顯示病毒不但引起肺炎,也會入侵人體不同器官。北京地壇醫院專家發現患者腦脊液中存在新冠病毒,證實首例因病毒破壞中樞神經系統而引起的病毒性腦炎。南京醫科大學泌尿外科研究人員更指出腎臟及睾丸的血管緊張素轉換酶II(ACE II)有可能為病毒的潛在攻擊靶點,可能導致男性不育及睾丸腫瘤。另一方面,華中科技大學專家團隊一共完成了11例新冠肺炎死亡病例病理解剖,結果顯示死者不但肺部出現問題,連神經和心臟都出現損傷。可見在新型肺炎治療策略上,需要一個宏觀的治療方案,而不是以「頭痛醫頭,腳痛醫腳」方式處理。傳統中醫藥正可以回應這個醫療策略上需求。

在2003年的時候,醫生初次面對沙士冠狀病毒(SARS)曾在治療策略上束手無策,所以大量運用抗病毒藥利巴韋林和高劑量類固醇治療。治療失效令病毒大量複製,大大刺激病人免疫系統,結果帶來器官衰退的問題和骨枯等後遺症。再次面對冠狀病毒的威脅,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及國家中醫藥管理局在內地率先提出使用傳統中醫藥治療,甚至與西藥合併治療,務求達到更好的治療效果。

中醫藥着重固本培元。黃帝內經指「正氣存內,邪不可干,邪之所湊,其氣必虛」。氣是生命的本源,而「正氣」是指身體維護健康的能力,包括自我調節,對抗邪氣和康復自癒能力等。「邪氣」則指細菌病毒之類的外來物。中藥能有效幫助患者調節免疫力,提高正氣以對抗邪氣。肺炎病毒在中醫學角度被認為是濕瘟病邪(邪氣指細菌病毒之類的外來物),疏熱散邪的中藥尤有療效。

內地現時治療新型肺炎輕症患者的透解祛瘟顆粒(又名肺炎1號)主要配方成份包括金銀花和連翹等涼茶常用藥材,具疏熱散邪功效,亦有促進人體新陳代謝,調節人體功能及提高免疫力的功效。「肺炎1號」臨床研究結果顯示,輕症患者經過一星期的治療,症狀有明顯改善(包括體溫恢復正常,頭痛及咳嗽症狀消失等),有效率達九成。配方能短時間內改善輕症患者症狀,並減少輕症發展成重症肺炎的趨勢。目前廣東省已有30家定點醫院使用。除了透解祛瘟顆粒,現在內地不同省市醫療人員也運用清肺排毒湯,化濕敗毒方,宣肺敗毒顆粒及金花清感顆粒等清熱解毒的中藥配方治療輕症患者。

中醫藥是人類的瑰寶。《中國疫病史鑑》指出由漢朝到清末,中國史上曾發生過三百多場大型瘟疫。從中國史上最早醫著《黃帝內經》、漢代張仲景的《傷寒雜病論》、晉代葛洪的《肘后備急方》到明代吳又可的《瘟疫論》,中醫藥抗瘟疫數千年的歷史,為中醫治療瘟疫建立基礎和積累豐富經驗。中醫藥既是中國國粹,也是世界非物質文化遺產。縱然面對21世紀新型冠狀病毒的挑戰,仍能發揮積極作用。